当前位置:阿里推国学辛延年所作的《羽林郎》究竟有何成就?为何能与《陌上桑》相提并论?
辛延年所作的《羽林郎》究竟有何成就?为何能与《陌上桑》相提并论?
2022-09-10

辛延年,生卒年不可考,秦汉时期诗人,现存作品只有一首五言诗《羽林郎》,却是汉诗中的优秀之作,始见于《玉台新咏》。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跟趣历史小编一起看看吧。

《乐府诗集》将这首诗归入《杂曲歌辞》,与《陌上桑》相提并论,誉为“诗家之正则,学者所当揣摩”(费锡璜《汉诗总说》)。

《羽林郎》究竟有何成就,竟然能获得和《乐府诗集》里的名作《陌上桑》相提并论,下面,我们先来读一读全诗:

《羽林郎》辛延年

昔有霍家奴,姓冯名子都。

依倚将军势,调笑酒家胡。

胡姬年十五,春日独当垆。

长裾连理带,广袖合欢襦。

头上蓝田玉,耳后大秦珠。

两鬟何窈宛,一世良所无。

一鬟五百万,两鬟千万余。

不意金吾子,娉婷过我庐。

银鞍何煜爚,翠盖空踟蹰。

就我求清酒,丝绳提玉壶。

就我求珍肴,金盘脍鲤鱼。

贻我青铜镜,结我红罗裾。

不惜红罗裂,何论轻贱躯。

男儿爱后妇,女子重前夫。

人生有新故,贵贱不相逾。

多谢金吾子,私爱徒区区。

羽林郎为禁卫军中的武官名,这里只是作者袭用乐府旧题来咏时事。朱乾《乐府正义》认为是讽刺东汉和帝时外戚窦氏的。

当时窦宪为大将军,兄弟骄横,特别是执金吾的窦景,常常纵容部下掠夺民女民财,百姓恨之入骨。

金吾子:即执金吾,是汉代掌管京师治安的禁卫军长官,因手持金吾,故称执金吾。但据《汉书》所载,诗中豪奴冯子都并非执金吾的官员。胡姬之所以这样称呼,是她对官家豪奴的一种不确切的泛称。

这首诗开始四句概括介绍一个豪奴仗势调戏卖酒胡女的故事;“霍家”,指西汉大将军霍光之家。“酒家胡”,指当时在长安卖酒的少数民族女子,因两汉凿通西域以来,西域人多有定居内地经商者。

接着后十句从胡姬穿戴的贵重华美上极力渲染,突现了胡姬的美貌俏丽;其余部分以浓重笔触,极写豪奴的无礼调戏和胡女严辞痛斥的情景。

“人生有新故,贵贱不相逾”一语意绵里藏针,有理有节,既然女子在人生中坚持从一而终,决不以新易故,又岂能弃贱攀贵而超越门第等级呢?

同时,这句话也流露出诗人对爱情的看法,对待爱情绝不能喜新厌旧,攀高结贵,而应保持自己的高洁和忠贞。

如同左思《咏史八首·其六》:“贵者虽自贵,视之若埃尘;贱者虽自贱,重之若千钧。”高度表现出胡姬女那朴素的阶级意识和高尚情操。

“多谢金吾子”,一语双关,表面是感谢,骨子却含“谢绝”。“私爱”,即单相思。“区区”,意谓拳拳之心,恳挚之意。这结束语更耐人寻味:“我非常感谢官人您这番好意,让您白白地为我付出这般殷勤厚爱的单相思。

《羽林郎》一诗通过人物语言,运用铺陈夸张的手法,谱写了一曲反抗强暴凌辱的赞歌,赞美胡女的不慕权势高贵,不畏强暴的勇敢和坚贞品质;同时也反映了汉末官僚贵族以及豪强恶霸任意欺压人民的黑暗现实。

此外,诗中的故事、对话、结构以及夸张的描写和双声叠韵联绵词的运用,都具有乐府民歌的鲜明特色,是东汉时期文人创作五言诗日趋成熟的标志。